2020年9月21日

成年香蕉视频

  成年香蕉视频 直到那辆林肯轿车驶出了梁安月的视线,梁安月才收回了自己的目光,刚刚他是真的很冷淡啊,梁安月苦笑着摇了摇头。

   “梁安月,没事吧?刚刚在后面看着快要吓到我了,还好你没事。”李晟跑着冲在了梁安月面前关切地询问道。

   “没事儿,也没有摔着。”梁安月连忙回应。

   “你啊,难道是看见帅哥大脑不受控制了吗?刚刚还好有人拉住你,要不然,我看啊,你今天就得在这众目睽睽之下摔一跤丢脸丢大了。”

   梁安月恨恨的盯了李晟一眼“你就不能盼我点好啊?”

   李晟连忙解释道:“我难道这不是在担心你吗?你自己以后多多对自己小心点吧。”

   “好好好,行行,车开过来了吗?我们可以走了吧?我还赶着回去做计划呢,要是这两天赶不出来那可就麻烦了。”梁安月推攘着李晟走到车面前。

   “本来这两天时间就很赶,所以做不出来的话也不是你的错,放心,我不会怪你的。”李晟边开着车门边宽慰梁安月说道。

   “那可不行。”梁安月系着安全带回拒了李晟的宽慰“现在走吧。”

   静谧的房间,剩下梁安月独自敲键盘的声音以及哗哗翻阅文件的声音,突然,电脑响起了请求视频通话的声音,梁安月看了看,是齐霏雨。

   “梁安月,告诉你,我明天飞上海,你来接我吗?”刚一打开齐霏雨欢快的声音就传了过来,梁安月也只得摇了摇头,这个鬼丫头。

   “怎么会需要我去接你呢,你少来骗我了,你的席大总裁会亲自去接你的,到时候就不用我这个小虾米上阵了。”梁安月依旧翻看着手中的文件,不紧不慢地回答着齐霏雨的请求。

   可爱无比的甜美的小女生

   “怎么会?我特地告诉他我后天的飞机,所以他明天不会过来的,你放心吧,不过梁安月,你真的不考虑来接我吗?我可是好久没有看见你了,都快想死你了。”齐霏雨故意装作很痛心的表情向梁安月撒娇道。

   听见齐霏雨的撒娇声,梁安月合上手中的文件正了正神色仔细思考了一下,随即点点头,回答道“那好吧,明天大概几点到?我去接你,说实话,好久不见你,我也好想你啊,你这个人啊,这么久都不回国,也不考虑考虑我的感受,还有啊,你抛弃席梵影这么久,他不指定这么久是怎么过来的呢,两年的相思之苦大概也真的够他受得了。”

   听见梁安月的指责,齐霏雨讪讪地笑了笑“我也没办法啊,你知道这次我是费了多大的力气才说服我爸让我回国的吗?算了,这个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,我明天仔仔细细地告诉你,行了吧?!”

   “那好,等你回来慢慢告诉我也行。”这个小妮子,虽然自己嘴上不说,但是她自己大概也受了不少的相思苦,所以才费了很大的力气想尽办法从法国回到上海,也真的是难为她了。

   “嗯嗯,那梁安月你先去忙吧,记得明天要来接我啊。”齐霏雨对着镜头挥了挥手跟梁安月告别道。

   “嗯嗯,好的,今天好好休息。”梁安月叮嘱道。

   与齐霏雨视频通话完过后,梁安月拿起了手机看了看时间,又十一点多了,不仅心想,时间啊时间,怎么才能让你走得慢一点呢?

   但是这些想着是没用的,时间才不会因为你是某一个人而专门为你多留一些,它对待每个人都是平等的,所以我们才更需要在有限的年华里抓住自己想要的东西。

   黑夜过去,黎明升起,新的一天又开始了。

   梁安月坐在自己的新办公桌前继续着自己关于扩大上海分部的计划,余光却瞧向了李晟的办公室,刚刚小周进去了还没有出来。

   自己会在上海长驻,一直住在酒店实在不是一回事儿,得赶紧找个房子住下来才行。

   看见小周从办公室出来,梁安月连忙上前招招手“小周”。

   “怎么了?”看了看周边,发现梁安月的确在跟自己打招呼“梁安月,你找我啊?”

   “小周,我想找你帮个忙,就是你知道这边有什么好的出租房吗?我一直住在酒店也不是一回事儿,所以就想搬出酒店找个房子自己住。”梁安月说出了自己的意图。

   看了看梁安月,小周问道“你想要找房子?那恐怕一时半会儿还找不到,这样吧,我去帮你打听打听,有消息了我就告诉你,怎么样?”

   梁安月忙不打跌回答道:“好好,谢谢你啊。”

   “没事儿,也不是多大的事儿,那我先过去忙了?”

   “嗯嗯,好的。”梁安月点点头,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继续忙碌着。

   机场人流涌动,不少拉着行李的人在里面进进出出,梁安月就站在接机口,不停的向里面打望着,但奈何一直没有搜索到齐霏雨的身影,不免有点急躁。

   “梁安月。”一声亲切地呼喊声,梁安月忙抬起头看向声音的发源地。

   齐霏雨一只手推着行李架,一只手抬起来冲着梁安月猛打招呼,脸上的笑容昭示着此刻内心的喜悦。

   梁安月也不由得随着她的笑容笑了起来,两年了,亲密的朋友回来了,这样久违的感觉,真好!

   齐霏雨上前就是一个大大的拥抱,梁安月也尽力回抱着她,两个女生就这样在人流涌动的机场不管不顾的拥抱着,恨不得所有人都为她两久违的重逢而喜悦。

   “走吧,接你回家。”梁安月看着这个拥抱着自己的女生,心里是满满的满足感,手臂的力量不免又紧了几分。

   “梁安月,看来还是你想我些,你都快把我的腰给勒紧了。”齐霏雨终结了拥抱还小孩子气的撒娇抱怨道。

   “啊,这样啊,看来你都不想我,那我还是自己先走好了。”梁安月故作要走的姿势,急的齐霏雨立马上前拉住了她。

   “别别别,姐姐,我开玩笑的。”

   “哼~我还不知道你是开玩笑的啊,走吧,回家。”梁安月用手指戳了戳齐霏雨的额头以示惩戒,顺手拿过了齐霏雨手上的行李架。

   “哦~。”齐霏雨摸了摸额头,撇了撇嘴,小跟班似的跟上了梁安月的脚步。

   酒店梁安月房间内,两位好久不见的好朋友紧密的躺在床上,互相倾诉这两年来自己的境况。

   “梁安月,你还喜欢他吗?或者说,你心里还有他吗?”齐霏雨半挣扎着起了身看着梁安月的脸询问道。

   看着齐霏雨正了正脸色,梁安月也不由得敛了神色,回答道:“我不知道自己心里是否还有他,但是我知道自己听见他的消息心情还是会有浮动,看见他我的心跳还会加速,甚至还会嫉妒要嫁给他的那名女生,这样的话应该是还有他的吧?!”

   “笨蛋梁安月,当然还有他啊,要不然你会那么在意他的一举一动吗?”齐霏雨不由得有些鄙视梁安月,这么浅显的喜欢结果还自欺欺人说不知道?

   “那就应该还有他吧”梁安月苦涩地笑了笑。“但这也并没有什么用,你知道他也就快要结婚了,如果两年前MU国际没有出事,他们现在也早该是夫妻了,我和他的缘分也早已在两年前终止了,现在再说这些也并没有什么作用。”

   “梁安月,你很难过吗?”齐霏雨看着梁安月眼角溢出来的泪水小心翼翼地问道。

   梁安月破涕为笑:“难过?我也不知道,有可能是难过的麻木了吧?!”

   连最开始的伤痛都忍过来了,现在还会难过吗?

   梁安月的笑容比眼泪更加让齐霏雨心疼,而且内心还增加了一抹内疚,最亲密的朋友失恋了自己不在她身边陪伴她,让她自己一个人承担,而自己远赴国外,但自己也是没有办法,母亲的癌症晚期让自己也是心神俱裂,没有多余的心思分给其他人。

   想到这里,齐霏雨内心不免多了分心思,既然梁安月一直没有忘记慕辰,为何自己就不能帮帮他们呢?而且这一次自己一定会守护好梁安月的,不再让她经历像以往那样的伤害,绝对不会。

   “梁安月,睡吧,睡一觉就会好的。”齐霏雨轻拍着梁安月的后背,接受着她的眼泪沁湿了自己的衣领。

   大概是没有人让梁安月这样毫无保留的倾诉,梁安月在齐霏雨的的怀抱下不由得哭了起来,以往两年她自己在A市独自打拼,没有闲心也不愿意让自己停下来想着这些伤心事,所以这些就堆积在她的内心深处,现在齐霏雨回来了,自己也没必要继续伪装下去,干脆放任自己痛痛快快的发泄出来。

   齐霏雨如同哄着小孩子入睡般轻拍着梁安月的后背,给予她潜在的力量,不一会儿,梁安月的抽泣声不由得放低了,齐霏雨向下看了看,梁安月已经进入了梦乡,而她眼角依旧还有泪珠儿挂着,齐霏雨心疼的轻柔的抹去梁安月眼角的泪水,轻轻叹了一口气:“梁安月,一切都会好的,相信我。”

   齐霏雨掖了掖梁安月的被角,也跟着进入了梦乡。

   清晨的太阳照在人身上,给人暖洋洋的感觉,梁安月懒懒的睁开眼,伸了伸懒腰,手不小心触碰到了什么,她不由得向右望去,是睡得香甜的齐霏雨。

   梁安月小心翼翼的起了身,来到窗前,望了望楼下。昨天自己一觉睡的香甜,倒是苦了齐霏雨了,只得蜷缩在一侧憋屈的躺着。

   回过头望了望齐霏雨,梁安月心中充满了暖意,那种暖意是比清晨的阳光晒在人身上还要温暖,还要让人依恋。

   “谢谢你。”梁安月无声地朝着床铺上的某人表达着自己的谢意。

   齐霏雨在睡梦中感受到了阳光的暖意,不由得伸了伸懒腰,发现自己身边没有任何热意,突然一激灵睁开了眼坐了起来,四处望了望没有发现梁安月的身影,不由得纳闷了。

   齐霏雨穿了睡衣起床四处寻了寻,没有寻找到人影,倒是寻找到了一张纸条,上面是梁安月的笔迹,大意就是自己已经去上班了,早餐也已经买好了,自己把它放在了桌子上,然后就是不大不小的一些叮嘱事项。

   齐霏雨笑了笑,这个梁安月啊,还是那么像老妈子。

   齐霏雨洗漱完来到酒店房间的书桌前,看着梁安月带给自己的早餐,不由得点了点头,嗯,都是自己喜欢吃的。

   看着看着,齐霏雨不免也心疼梁安月起来,梁安月她总是这么为他人着想,把他人需要放在首位,这一次,自己无论如何也要帮助她,齐霏雨暗暗在心里下了决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