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年9月15日

18禁视频在线看

魏安然皱眉,望向魏家玉的眼神有些冷。他知道魏家玉任性,却不知道竟然会任性到难以忍受的地步!

魏家玉对他尚且如此,可想而知对云相思会是什么态度!

怪不得云相思对魏家十分抵触,而云家俩长辈更是口口声声喊着要退亲!

“哥!报纸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,谁还冤枉她了?咱们村子里又不是没有识字的人!哥,你是不是当兵当傻了?什么脏的臭的也当成宝捧着!世不是只有她云红豆一个女人,你又不是找不着别的对象了,你别再护着她了行不行?”

魏家玉恨铁不成钢,嗓门又尖又脆,别人压根插不进嘴去。

“魏安然,你赶紧领她走吧,别吵着我爹休息。”

云相思声音冷得像冰,满是不耐。

魏安然猛地起身,盯着她面无表情的脸。

魏家玉不屑地呸了她一口,拉着她哥的手往外拖。

“算你有自知之明!过街老鼠人人喊打,你还是老实在家当缩头乌龟吧!别想着缠住我哥了,也不撒泡尿,唔,哥你捏痛我手了!”

魏安然站在院子里,沉默地跟屋里的云相思对视。

院子里透出一点电灯的光,映着他的脸半明半暗,身后的影子拉得老长,融进浓重的夜色里。

居家红唇美女洁白长裙忧郁气质闭目沉思写真图片

他一把甩开魏家玉,大步进门。

“哥!”

魏家玉尖着嗓子喊,脚下使劲跺地!

魏安然看一眼满脸漠然的云相思,咬牙去拿自己的背包。

“一会儿先吃药,过会儿我来接爹医院。”

云相思没吭声,俩人错身而过。

纱窗被推开,周兰英朝外头丢扫炕的小笤帚。

“滚回你们魏家撒泼去!再敢我们云家门,打断你的腿!”

魏家玉惊呼一声,也不知道被打到没,还要厉害得跳脚骂,被魏安然大步拖走。

院子恢复平静,两边墙头趴着看热闹的邻居意犹未尽地下去,传来几声讥诮的笑声。

云相思默默坐下,单手拉着风箱继续烧火。

日子总有这么多不如意。她本来挺看得开,可是看到她现在的爹妈这副样子,她真的有点烦了。

可是,烦也要继续往前过啊。

周兰英在炕跟云海絮絮叨叨两句,挪下地过来烧火。

“闺女,你是咋想的?”

云相思淡淡勾唇,吸一口烟火气。

“没咋想。我岁数还不够结婚的线呢,不急。以前你们惯着我,我想要啥,你们尽心尽力地帮我弄来,我知足了。以后我孝顺你们。”

周兰英听着闺女懂事的话,眼眶泛潮,心里有点软。

“闺女啊,你要是还舍不下魏安然,妈跟你爹也不是不能……”

“妈,没事的。”云相思打断她妈的话,真心不想叫他们为自己受委屈。

“姻缘天定,可能我的缘分还没来吧,这事不急,你不是说,肯养我一辈子吗?爹怎么样,睡着没?”

云相思吐出口气,放松心情问。

周兰英还有些不是滋味,又想起那个嘴甜会来事的小伙子。

“我刚给你爹喂了片安乃近,睡着了。闺女啊,我看那个云朗真不错,要不你跟他先处着看?”

云相思叹口气,又轻轻趴在她妈厚实的背,嘴角勾起,软软地撒着娇。

“行,你跟爹说什么我都听,不急的。”

周兰英拍拍闺女的手,抹下眼角,带着她轻了好些的身子前后晃动着拉风箱。

“闺女啊,听妈句劝,赶着的不是买卖。魏家本来狗眼看人低的,咱们太热乎地贴去,那是热脸贴人家冷屁股,不成个人了。”

云相思轻嗯一声。

“妈我知道了。”

周兰英叹口气,拖过另一个小板凳叫她坐。

“你这出去一趟啊,不知道都受了多少苦。穷人的孩子早当家,看你这么懂事,一点脾气没有,妈心里头疼得慌。”

周兰英摸摸闺女的脸,心疼地又叹口气。

“这老话说得好哇,女人嫁人跟投胎做人一样,嫁不好,要受一辈子苦。你也别怪妈跟你爹心狠,实在不是良配啊。你找女婿,妈不冲着他多有钱有权,能踏实对你好,把你养得白白胖胖吃穿不愁的,妈乐意。”

云相思依偎着她,感受着她暖暖的体温,心里慢慢安宁。

“嗯,我听妈的。”

周兰英怜惜地摸摸闺女的头发,忍着疲惫起身。

“饿不饿?水开了,妈给你揪点面片吃。家里还有点白面,够你跟你爹一人吃一大碗。”

云相思下巴搁在膝盖,往灶膛里添着细柴火。

“行。”

平静下来之后,18禁视频在线看她终于有心思正视家里的燃眉之急,太穷了!

“妈,咱家有几亩地啊?都种的啥?”

周兰英仔细抖着面口袋底,面盆里也只薄薄地盖一点底。

“三亩地。咋了?咱家闺女懂事了,连地里的事都知道问啦。你别操这么多心,爹妈还干得动,不用你干活。”

云相思脸被灶膛烤得有些烫,那热意融融地传进心里。

“妈,我写章赚了二十块钱稿费,本来想着给你们寄回来,结果不小心扭伤了胳膊。一会儿我拿给你。”

魏安然把她的书包还有白色小皮包都带回来了,她的钱肯定在里头。

“真的啊!二十块!天爷,闺女你可是太有出息了!”周兰英激动得柜子也不关,跑过来抱住小板凳的闺女,结结实实亲了一口。

“怪不得自古到今都说读书好,敢情真能当官发财呢!闺女好样的!我跟你爹说一声,他美这么一下子,管保啥毛病都没有了!”

云相思忍着胳膊伤口被碰到的疼,笑眯眯看着她妈风风火火冲进东屋,摇醒她爹反复说着二十块钱的事。

她慢慢洗着右手,耐心和面。

她的钱当然不止二十块。她也不是信不过如今的爹妈,不肯吐实要藏私。

她是顾虑到,爹妈现在窝着气,她有一点成绩都恨不得昭告天下,大有一股翻身农奴把歌唱的冲动,这二十块稿费的事情,肯定要被大说特说。

如果只是说说,叫人羡慕嫉妒一场也没什么;可是都在一个村里住着,家家都穷,说是揭不开锅可能夸张了点,但真有青黄不接,不敢敞开了肚皮吃饭的。

要是都跑来她们家借钱怎么办?借谁不借谁,又是一场麻烦!

木清音说

今天没了,明天见~

Tags: